通城论坛

  • newso@qq.com
  • 通城最温暖的生活社区门户
搜索
猜你喜欢
查看: 2937|回复: 0
收起左侧

[故事传说] 黄菊庄同志的故事

[复制链接]

12

主题

18

帖子

18

积分

见习会员

Rank: 1

发表于 2016-5-27 12:29:3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黄菊庄同志的故事
五里镇政府:徐龙保

  黄菊庄,男,1905年生,通城县磨桥黄家人﹙黄家原是全县有名的大户﹚,1926年入党,是赵世当的得力助手,1928年起任中共通城县委书记,多次入狱,在白色恐怖下经历了二十多年地下革命斗争,1949年5月通城解放,7月任县公安科长,8月改任县新华书店经理,1951年平白无故的削职为民,遣送回家务农,1987年县委组织部转发中共中央1987年4月24日的批复文件,宣布恢复党籍和工作籍,均从1925年6月起计算,享受高级干部待遇。
  ﹙一﹚
  掩护杨开明,重建党组织。
  一九二九年上半年,正是囯民党反动派加紧对革命群众迫害,白色恐怖遍及城乡的时候,党中央派杨开明任湘鄂赣边特派员,参与恢复和重建地方党的组织,端午节前,来到通城县巡视,与赵世当﹑周然﹑黄菊庄联系。
  为了扩大磨桥党组织,重新组建通城县委,建立鄂南中心县委,一天傍晚,杨开明来到磨桥竹坡屋找黄菊庄联系工作,商讨开会事谊,不料被人发现,情急之下,黄菊庄按照事先预备好的应急方案,拿起打鱼的网,掩护杨开明等越过隽水河,到墈上屋刘家鱼塘去盗鱼,用撒网的声响惊动狗叫声,党在刘家屋的发展对象黄晴波闻声,带人立即出来接应,将杨开明等同志护送去了江西。
  等国民党的人赶到刘家屋捉拿杨开明的时候,只见黄菊庄和另外一个人在撒网盗鱼,便将黄菊庄从塘里打起来的鱼拿着,扬长而去。
  杨开明脱险后,通过黄菊庄的精心安排,选择了离磨桥一里多远的和尚垅为会场,这里树木稠密,丘陵起伏,一天到晚,人迹很少。于六月一日,当暮霭朦胧,炊烟袅袅的时候,四位农民打扮青年人,来到了磨桥和尚垅,悄悄地走进了一位名叫吴英先的共产党员家里开会,这四个青年人便是杨开明﹑赵世当﹑周然﹑黄菊庄。会议讨论了国际﹑国內形势,认为发展革命的条件依然存在。会议报告和讨论了中共中央对湖北省问题的决议案以及鄂东南工作的现状。
  经过三天三夜的讨论,拟定了《鄂南工作大纲》。决定组建鄂南中心县委,直属中央领导,赵世当任中心县委书记。恢复通城县委,黄菊庄任书记。成立磨挢特别支部,黄云岸任书记。为在白色恐怖下保存党的实力,巩固党的组织,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二﹚
  告别表兄,巧计逃生。
  黄菊庄因革命工作经常辗转于药姑山、相师山、建基山等通﹙城﹚临﹙湘﹚岳﹙阳﹚边界地区,进行地下革命活动,自然影响很大。
  由于临湘县桃林一个姓梅的叛徒告密,1947年7月24日,临湘县的反动武装头目王剪波,指派队长夏宏初带四名士兵和家是通城县北港大屋桂家的一个姓桂的人当向导,便衣短枪,到磨桥来捉拿黄菊庄。
  这天,黄菊庄正在磨桥竹坡屋自己家中理发时,发现进来了两个陌生人,正当感觉情况不妙之际,又进来了三个人,其中一个就是姓桂的向导,因黄菊庄的舅父是大屋桂家人,两人彼此认识,敌强我弱,此时黄菊庄就是插翅也难逃出魔掌,不容分说就被绑了起来,凭素日的斗争经验,黄菊庄还是从容不迫,先要模一模敌人的底细,便反抗说“你们是那里人,到这里随便抓人,我犯了什么法?”
  夏队长阴阳怪气地说“好,我告诉你,你犯的是杀头之罪,懂吗?”
  “你胡说,有什么证据?”黄菊庄争辩。
  “证据,好说,我问你,临湘县桃林的梅重奇你认识吗?”夏队长大声的发问。
  “不认识,我们和临湘不是一个县,而且我们这里隔桃林据说有百把里路远,又没有亲戚在那里,真是莫名其妙。”黄菊庄继续争辩。
  “你不要装聋卖哑了,吿诉你吧,梅重奇已经落网,他什么都招了,你是通城县共产党匪首,我们是奉命来捉拿你的,这下你的杀头之罪凊楚了吧。”夏队长说完,吩咐将五花大绑的黄菊庄,押往临相而去。
  也是好人命不该绝的原因吧,因是抄小路去临湘,当路过大屋桂家时,已是太阳下山了,黄菊庄眼前一亮,计上心来,便对夏队长说“我的表兄在这里,我想进去喝点水,你们也休息一下,歇歇脚,我也好给我的表兄表嫂告别,今日落到你们的手里,再也没有机会见到我的表兄表嫂了,你就发一点慈悲吧。”
  此时,姓桂的向导便乘机讨好夏队长说“对,你看那边的药店就是他家的亲戚,我们过去顺便搞点钱,再要他安排一餐饭,吃饱了好赶路。”
  夏队长经姓桂的向导这么一说,便同意说:“也好,走了这么多的路,该好好休息一下。”
  而是,便向药店走去,进店后,姓桂的向导对店主人说:“不用说,你一看也知道,这是临湘的夏队长,赶快安排一餐好饭,给点烟酒钱,让你的表弟少受点苦。”表兄见这情况,心里明白了许多,便显得很热情,杀鸡招待,故意拖延时间,厨房里锅盆叮叮咚咚响,飘出阵阵油香味,逗得这帮人直流口水,乐意地等着饱餐一顿。
  忙碌了好一阵子,吃饭时给黄菊庄松了绑,等吃完饭,已是八点多钟,因为此时正值古历润六月初一,月亮还没有升起来,所以夜色混暗,见天色已晚,夏队长便吩咐绑了黄菊庄后说:“天色已晚,我在这里看守,你们几个抓紧是时间去找火把,好赶路,出去时把大门从外面扣好。”
  等姓桂的向导和四个士兵走后,酒足饭饱的夏队长,座在椅子上,右手按着腰间的手枪,开始休息了。
  此时的黄菊庄机警地观察周围的环境,见后壁有个不高的旧窗户,窗户外是农田,离后山不远,便又心生一计,分咐表兄说:“泡茶给夏队长喝。”
  表兄心神领会,吩咐表嫂便从厨房泡来了两碗热茶,递了一碗给夏队长,一碗连茶盘放在桌上,于是黄菊庄便向夏队长求情说:“求求你,夏队长,反正我是插翅难逃的人了,给我松松绑,喝最后一口茶吧。”
  夏队长心里想了一想,觉得眼前这个“共党” 也确实插翅难飞了,便给黄菊庄松了绑,黄菊庄端起桌上的一碗茶,好象很害怕,装着低头喝茶的样子,千钧一发之际,将滚烫的茶扣到夏队长的脸上,烫得夏队长捂着脸痛苦难当,还没有回过神来,黄菊庄闪电般的打开后窗跳了出去,跑过两坵田,将身上的白褂子脱下,罩在田里的禾上,然后转过方向跑过一坵田,钻进小港,跑进了山里,在一个比较隐敝位置,观察动静。只见火光游动,一片嘈杂声,还有恶狠的咒骂声,田野里有人发现了衣服,便大喊:“在这里,赶快围过来。”
  对着衣服开了两枪,赶过去一看,原来是一件衣服,人却不知去向。
  这班人胡乱地搜捕了一阵,便回到药店去了,找店主要人,表兄表嫂据理力争:“我们素不相识,是你们找我要饭吃,我还好心杀鸡招待你们,我既没有向你们求情给他松绑,你们更没有把人交给我看管,也没有要我协助你们看管,我有什么责任呢?”
  毕竞是大屋场人多,众目睽睽,夏队长自知理亏,只好领着这班人两手空空而去。
  脫险后的黄菊庄,连夜逃到白米山找亲戚不在,后又逃到梧桐山,几经周折,虽然逃脱了敌人的追捕,但十多天后,得到情报,临湘县王剪波已函吿通城县国民政府,要求联合缉捕,黄菊庄处境更加危险,将面临着更严峻的考验,下个故事再讲。
  ﹙三﹚
  智斗顽敌,矢志不渝
  黄菊庄因临湘县的叛徒梅重奇出卖,在家不幸被临湘县王剪波派来的夏队长捉住,在押往临湘的路上,巧计逃生,几经周折,十多天后来到白沙硬吴清臣家。这时,临湘詹家桥的陈祖惠来访,告诉黄菊庄:“你必须赶快转移,据说王剪波已同通城县国民政府取得了联系,对你实施联合追捕。”
  黄菊庄说:“你放心,这里还比较安全,遗憾的是交通站遭到了破坏,与上级失去了联系,我会坚持的。”
  可是,无巧不成书,吴清臣亲家的弟弟黄肖元是县治安委员会委员,一天,儿媳妇回娘家时,不慎走漏了风声,被黄肖元听到,黄肖元伙同同事吴喚彩,为了邀功请赏,向县党部告密,于是,县政府和县党部责成黄肖元、吴喚彩两人,发动地方保甲长协助,将黄菊庄捉拿归案。同时,又派党部干事黄美荪前去劝降,这个黄美荪是黄菊庄的堂兄,早年加入共产党,后又脱党投靠了国民党的县党部。
  真是天有不测风云,黑手已经伸出,罗网也在慢慢紧缩,可黄菊庄还一无所知。早饭后,黄美荪来了,真可谓是黄鼠狼给鸡拜年,打过招呼后,直接了当就对黄菊庄说:“上次你被捉到能够脱险,已经是不幸中的万幸了,这段时间,王剪波几次来函,要求我们县里联合捉拿你,听说你与你的上级又失掉了联系,还有谁管你,这样东躲西藏不是办法,不如你同我去县党部,坦白了事实,卢醒航书记你也见过面,有我担保,你不但安全,还能把案子了结……”
  正当黄美荪说得起劲的时候,黄肖元、吴喚彩两人,带着地方的保甲长等人,一拥而上,破门而入,将黄菊庄在房子里团团围住,根本没有拒捕的余地,真的插翅难飞了,就这样,被押往国民党县政府和县党部驻地水兴艾家,再次落入敌人的魔窟。
  到了县党部,卢醒航书记长,吴江潮秘书,首先想用软办法使黄菊庄就范,见到黄菊庄装得较客气,寒喧过后,就言归正传了,先是询问了黄菊庄被王剪波派来的人如何捉住,如何脱险的情况后,便装着担心而又关心的说:“你听我说,王剪波来了几次公函,要求我们协助逮捕你,看你现在来了,我很高兴,正好把事情说清楚,写个自首书,你是我们本县人,要是你愿意的话,也可留下来任个职位,我们处理了,王剪波也就不便于干涉了。”
  “谢谢你的好意,可是,我没有什么好说的,恐怕让你失望了……”黄菊庄意味深长地说。
  可是,不等黄菊庄说完,卢醒航就打断黄菊庄的话说:“好啦,我刚才说得很明白了,你先在这里休息几天,静静心后,反省一些思想,做好以后的选择,你是我本县的人,我会网开一面的。”说完,便吩咐带黄菊庄去休息。
  连续三天,黄菊庄被留在县党部,不说是座上客,至少也象他们当中旳一员,同吃同住,一同谈天说地拉家常,真是太阳从西边出来了。这时,卢醒航又说话了“黄先生,问问你,崇阳县有一个叫沈海扬的人,你听说过吗?”
  “没有听说过” 黄菊庄用肯定的口气说。
  “这个人是一个很能干的共产党员,也是我的妹夫,民国十八年﹙1929年﹚在汉口逮捕被杀,把个好端端的家庭断送了,你要识时务,不要抱幻想,你们的党再伟大,眼前恐怕是不能救你了,人的一生几十年光景,何必一路走到黑呢?”卢醒航装出关心的样子说。
  “是呀,人生一世几十年光景转眼没了,草生一春还能再发,是应该好好琢磨琢磨。”黄菊庄深深知道,这是敌人别有用心的伎俩,只有少说话,以静制动。
  “是呀。”卢醒航插话,但见黄菊庄满脸不屑一顾的样子,也只好走开,再想下一步的对策。
  第四天,卢醒航等人收起了假惺惺的那一套,黄菊庄一下子还原为阶下囚,接受审讯,卢醒航发话:“你的入党介绍人是谁?”
  “赵世当介绍的,这是公开旳秘密,你也知道,我如今的活动是在国共合作,一致抗日的旗帜下进行的,抗日应该正确吧。”黄菊庄答话。
  “再问你,一共发展了多少党员?”
  “发展党员是实事,但因早些年大革命失败了,我县共产党的组织被你们消灭,重新发展党员谈何容易,所以,重建县委机关就是为发展组织,但还没有开始,国共两党就发生了磨擦,所以被搁置。”黄菊庄陈述。
  “你们县委机关共有多少人,联系地点在哪里,谁是联系人?”卢醒航继续问话。
  “通城县委机构,由三个人组成,我任书记,黄亚雄任组织部长,张登甲任宣传部长,我联系的地方和机关是岳阳中心县委,这个你们早已清楚,近两年都失去了联系。”所谓的组织部长、宣传部长,都是普通老百姓,连党员都不是,黄菊庄完全是糊弄敌人的。
  “要你坦白事实,你却说东指西,今天晚上给你一个再考虑的时间,明天到县政府大堂之上,可就由不得你了,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你好自为之吧。”卢醒航摔下几句话就走了。
  翌日上午,黄菊庄被两个警察押到国民党县政府大堂之下,县长万廉、书记长卢醒航坐在上头,对黄菊庄开始审讯,面对万廉的问话,黄菊庄按照昨天的回答,今天又不慌不忙地重复了一遍,万廉一无所获,气急败坏的说:“象你这种思想顽固不化的人,是自寻死路。”
  “我说的是实话,你们可以去核实,黄亚雄、张登甲会作证的,我知道的只有这么多。”黄菊庄泰然自若地说。
  审讯毫无进展,万廉只好吩咐将黄菊庄押了下去,关进监狱。反复多次审讯,仍然一无所获,过了十来天,万廉又生一计,满以为可以达到目的,便又对黄菊庄开始审讯,手拿着桌上写满了字的纸说:“我们已传讯了黄亚雄、张登甲,这是他们交待的材料,你现在是想赖也赖不掉了,摆在你面前的路有两条,你自己选。”
  黄菊庄早已心中有中有数,对万廉这种自作聪明的行为予以回击说:“他们两个已经交待了,是真是假你们心中有数,但我不能污陷别人,也不能无中生有说自己,现在,送我回监狱。”黄菊庄转守为攻。
  话分两头说,黄菊庄逮捕后,王卓然、徐天夫、黄金丽等地方乡绅,便开始酝酿保释办法,通过二十多天的周旋,王卓然等乡绅,到县党部与黄菊庄见了面,但卢醒航始终要黄菊庄写自首书,王卓然等乡坤走后,黄菊庄被软禁在县党部的一间房里,黄菊庄拿起笔来,浮想联篇,继而思绪一转,还是写几句交个差吧,黄菊庄写道:“一九二六年国民革命军攻克通城后,经赵世当介绍,我加入国民党,于是我在县党部当了执行委员,后来军阀反扑,我帮助发动群众保护县党部……”
  卢醒航看后,十分恼火地质问:“你这是那个党的自白书,没有半点悔改之意,顽固不化,尽是些无用的话。”说完,气愤地冲出房外。
  又经过几天,徐实夫、黄金丽带着王卓然的亲笔信,来到县党部,将黄菊庄保释出来了,卢醒航也只好自圆其说,叫秘书吴江潮写了一份假自首书,才了结此案。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使用 高级模式(可批量传图、插入视频等)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